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觀點摘要 > 詳細內容

金凱:美國應對香港問題的方式毫無益處

 

  提要:在香港問題上,華盛頓意圖向北京展示其決心,但香港問題的走向最終并非取決于美國的主觀意志。(原標題:“制裁香港——殺死一只知更鳥?”)
 
  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由于多種原因,香港的治理長期以來一直是中美之間爭執不休的一個熱點問題。所有這些似乎都與香港在中國大陸與國際社會特別是西方國家之間所扮演的獨特“角色”有關。眾所周知,出于經濟、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等方面的考慮,西方國家一直都十分重視香港的特殊地位。
  在不斷討論、爭辯近期香港局勢的同時,許多人似乎并沒有注意到2019年實際上是一個世界性的“抗議年”。2019年12月,美國的一家國家媒體觀察組織“FAIR”(據其網站介紹,該組織“自1986年以來一直挑戰媒體偏見”)研究了美國《紐約時報》和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對2019年全世界范圍內四個重要示威運動的報道:香港、厄瓜多爾、海地、和智利。該組織的研究顯示,截至2019年11月22日,在《紐約時報》和CNN對以上示威抗議活動的報道中,涉及香港的有737個,厄瓜多爾12個,海地28個,智利36個——差距十分明顯。為什么最近在國際媒體報道中香港是如此地突出和引人注目?在美國主流媒體眼里,厄瓜多爾、海地和智利示威行動中按照西方標準應該“普遍接受”的一些“民主呼吁”的重要性與香港示威人群的訴求相比似乎顯得并不那么重要?;蛟S還是因為香港是作為一個位于日益自信和強大的中國大陸與世界其他地區之間的一個至關重要的城市而受到特別的關注?
  近年來,有關香港問題的“國際化”一直是北京和華盛頓之間不斷爭論的重要事項之一。雙方在許多地區及國際場合都不遺余力地表達了各自對這一問題的立場和看法。但有一點十分明確,即美國對香港的政策,包括其介入香港問題的戰略和策略,已經成為華盛頓應對北京的長期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眾所周知,中國一直都在努力實現其國家治理體系的現代化,而在香港“全面、準確地”實施“一國兩制”也可以看做是這一宏偉努力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近年來香港問題的一些新的動向似乎讓北京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很多時候美國對香港的政策和行動是華盛頓“干擾”北京的一個政策工具。事實上,美國對香港的戰略與策略手段可被視為美國遏華系列行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些行動當然包括旨在啟動一定程度上雙邊“脫鉤”的貿易戰措施:如禁止高科技出口、阻止人員交流、發動意識形態媒體攻勢,等等。在中國,甚至在美國,許多人也認為,這場聲勢浩大的“運動”是華盛頓對北京日益增長的自信進行反擊的一部分。顯然,北京的這種自信包括果斷而堅決地在香港地區實施港區《國家安全法》,盡管這樣的舉動在一定程度上是迫于一段時期以來香港地區局勢的急劇惡化,特別是鑒于有關立法行動已經被擱置拖延了23年之久。
  與此同時,通過繼續使香港問題成為一個“國際化”的問題,同時又威脅剝奪香港的特殊地位,這表明華盛頓似乎有兩個目標。首先,是要證明其“對香港的民主和自由的關注”仍然堅定,即便美國不斷呼吁國際社會特別是西方國家對香港采取協調一致的制裁措施。其次,華盛頓試圖向北京表明,其對中國及其共產黨政權的戰略忍耐已達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水平,甚至是一個十分危險的水平,而香港問題和在香港所發生的一切有可能成為一個“觸發點”。
  但事實上,西方的許多媒體和政界人士并沒有如實地、全面地向世界講述香港所發生的一切。例如,在大多數西方媒體的敘述中,香港示威者們是一群和平、無辜、懂得自控的青年人,但卻枉顧許多組織有序、裝備精良的暴徒殘暴毆打持不同意見的無辜香港市民、燒毀公共設施、甚至刺傷正在執行公務的香港警務人員的事實。一段視頻片段更是顯示,當一群暴徒毆打一個持不同意見的無辜市民時,穿著黑色衣衫的所謂“愛好和平”的年輕香港示威者們會自動包圍過去,舉起撐開的雨傘以遮蔽周圍的視線。他們究竟在害怕什么呢?

  近幾個月以來,以“支持”香港示威者為名,美國國會通過了一系列的涉港決議和法案,其中一些已被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簽署為正式的美國國內法。而幾天前,美國政府最終宣布撤銷香港在其與美國貿易關系中所享有的特殊地位。當然,這樣的制裁措施不可避免地會帶來一些后果,但事實有可能證明,相關影響更多地將是象征性而非實質性的,而部分原因在于香港與美國的直接貿易額十分有限。6月29日《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也指出:

  鑒于美國與香港的貿易量很小,周一宣布的新限制措施的影響似乎相對有限。2018年,香港僅占美國出口的2.2%,其中國防和高科技產品僅占一小部分。

  需要指出的是,當種族問題甚至暴力沖突再次成為美國國內的熱點問題時,中國的人民代表大會并沒有蹭熱度并通過任何有關“喬治·弗洛伊德”決議或立場聲明。顯然,這樣做將明確地構成對美國內政的干涉。
  作為享有高度自治的中國主權和領土一部分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擁有美國所承認的“特殊地位”對香港來說仍然很重要。但是,決定香港重要地位的是一系列更加廣泛和深厚的基礎要素,其中包括中國內地不斷增長的經濟實力和中央政府給予香港地區的一系列優惠政策??偠灾?,盡管在香港問題上,北京和華盛頓有著這樣或那樣的分歧,但無論如何,穩定繁榮的香港符合各方的長久利益,當然包括回歸中國已20多年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身。

 
 ?。ㄔ陌l表于2020年7月6日《外交學人》,此為翻譯稿;作者系廣東省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國際關系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