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觀點摘要 > 詳細內容

林志鵬:一國之內豈有國家安全 “不設防”的化外之地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吨腥A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以下簡稱“香港國安法”)的落地實施和駐港國家安全公署的成立,為香港乃至整個國家加上一道安全“關防”,是順天意、得民心之舉,也是形勢發展的必然結果。
  人類歷史上,沒有哪一個主權國家不重視建設自身的國家安全,更沒有哪一個“不設防”的地區能夠長久存在。地中海沿岸古城迦太基曾經是世界上最富有、最繁華的城市之一,終因“不設防”被羅馬人夷為平地?,F代國家,無論實行單一制抑或聯邦制,國家安全立法都屬于國家立法權力,保護國家安全、遏制分裂主義和恐怖主義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國際通行原則。例如,美國的《美國法典》《國土安全法案》《聯邦選舉競選法》《愛國者法》《云法案》等國家安全立法,體系嚴整、內容詳盡、規定細密,旨在運用一切可行手段保護國家安全、防范外部勢力滲透。對美國人而言,蓄意散播、勸說他人使用武力推翻美國政府的行為均屬顛覆政府罪,最高判處20年監禁;對叛國者,可以判處不少于5年的監禁,最高可處以死刑。2013年,美國“棱鏡”項目曝光,向世人展示了美式“國家安全”,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長期以來,香港以其獨特的地位和優勢,深度參與國家發展建設,與內地取長補短、相互成全,在40多年改革開放歷程中既是見證者又是參與者,既是貢獻者也是受益者?;貧w后,香港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一國兩制”實踐取得了舉世公認的成就。實踐證明,“一國”之本愈是堅實、牢靠,“兩制”之利愈能充分發揮。近年來,隨著國內外形勢、環境變化以及中國發展新階段的來臨,香港這一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國家安全建設的隱患也逐漸顯現出來。本來,“一國兩制”下,香港長期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但其與大陸同屬中國主權范圍不容置疑。一國主權之內,豈容有國家安全“不設防”的化外之地?眾所周知,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立法一直無法完成,原有相關法律長期“休眠”,導致香港在維護國安方面的法規制度、機構設置存在諸多漏洞,實際處于世所罕見、極不正常的“不設防”狀態。
  正是這一“不設防”的狀態,給了外部勢力和顛覆分子可乘之機。從非法“占中”到旺角騷亂、再到修例風波,香港內外的“反中亂港”勢力從未消停,他們不斷炒作所謂“民主”“自由”“人權”等議題,借題發揮、挑撥事端,成為香港社會的重要亂源。一些境外勢力長期插手、肆意干涉香港事務,借助立法、行政、非政府組織等多種方式進行搗亂;一些所謂“泛民主派”人士及部分青年公然鼓吹“港獨”,叫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制造“黑色恐怖”,從事分裂國家的活動。去年爆發的“修例風波”,更是以“反修例”之名,行“顏色革命”、恐怖主義之實,公然挑戰“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將香港推至回歸以來最嚴峻局面。近年來,內外“反中亂港”勢力愈加傾向于勾連合流,妄圖以香港為“突破口”侵害中國國家利益,進而遏制中國發展。在這種嚴峻形勢下,“一國兩制”20多年來所積累的制度績效日漸磨損,“東方之珠”黯然失色。正所謂,“一國”國安之不存,“兩制”之繁榮穩定焉附?
  職是之故,中央本著對歷史和人民負責、對“一國兩制”負責、對750萬香港同胞負責的堅定態度,采取“全國人大決定+立法”的方式,迅速出臺香港國安法,進而成立駐港國家安全公署。法律制度綱舉目張,機構人員粲然大備。中央出手,并非出于無奈,也非權宜之計,而是深思熟慮之后的審慎作為,體現出真誠為港之用心和維護國安之決然。香港國安法的出臺實施和駐港國家安全公署的成立,標志著“不設防”的香港成為歷史,是香港由亂到治的重大轉折點,更是“一國兩制”實踐的里程碑。從這個意義上講,香港國安法堪稱維護香港繁榮穩定和市民安寧的“守護神”,駐港國家安全公署不啻為“香港安全的使者”“國家安全的守門人”。
  國有藩籬,法有禁區。香港設“防”,防的是“港獨”,防的是“黑暴”、恐怖,防的是“反中亂港”的外部勢力,防的是包藏禍心的極少數人。
  有人杞人憂天,擔心香港國安法破壞“一國兩制”、損害香港的自治,不妨看看一水之隔的澳門。澳門《維護國家安全法》實施11年來的經驗彌足珍貴,其迄今從未在法庭上被動用的事實,同樣值得深思。告別國安“不設防”的香港將與澳門一道,闊步走向維護國家安全、捍衛國家利益的新征程。
 ?。ㄗ髡呦?font style='color:#000;background-color:#FFF;'>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當代馬克思主義研究所副研究員、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特約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