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觀點摘要 > 詳細內容

任志宏:充分發揮粵港澳大灣區 在促進“雙循環”中的作用

  7月30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當前經濟形勢仍然復雜嚴峻,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較大,我們遇到的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加以認識,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被浉郯拇鬄硡^作為中國經濟內循環與外循環的結合與對接區,建設好大灣區,有利于促進中國經濟內外雙循環良性互動,發揮大灣區在市場、機制、創新、科技、人才等方面對國內國際雙循環的能動作用,積極迎接挑戰。
  國內經濟循環為主、國內國際經濟雙循環將成為大灣區持久面對的發展態勢
  當前,疫情帶來的世界政治經貿版圖重構使中國發展之路荊棘叢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分別預測今年全球經濟將萎縮4.9%和5.2%。加快形成國內大循環為主、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將倒逼我國從疫情沖擊下的“被動型”防御策略轉向政策驅動下的“主動型”攻守兼備的發展策略。在這樣的背景下,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充分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意義重大。
  廣東歷經改革開放以來40多年的發展積淀,通過“前店后廠”“三來一補”“來料加工”“轉口貿易”等模式參與全球分工和經濟大循環,并持續推進科技創新和產業轉型升級,加快提高其在全球價值鏈中的位置,逐步成長為世界工廠與產業集群高地?;浉郯拇鬄硡^已成為國內最完整、規模最大的工業聚集地和規模廣闊、需求多樣的重要消費市場?;浉郯拇鬄硡^也是中國經濟內循環與外循環的制度、規則、市場結合的對接區,大灣區建設非常有利于促進中國經濟內外雙循環良性互動,其建設關系到中國未來的發展。把大灣區建設好,可以梯度帶動中國區域發展,還可以與中國經濟的外循環系統形成良性互動。大灣區龐大的人口基數、廣闊的內需潛力、完整的產業鏈條、完備的基礎設施以及充足的政策空間,使我們有條件更好地迎接嚴峻的外部挑戰。
  粵港澳大灣區可為國內國際雙循環提供有力支撐
  粵港澳大灣區擁有國內經濟循環與國外經濟循環互促發展的良好基礎,其本身具有的開放經濟結構為雙循環提供廣闊空間,并有效降低內外對接的制度性摩擦成本。
  強化“國內大循環”,可有效防風險和補短板,保障極端情況下國內產業鏈和供應鏈穩定運行,其著力點在于產業基礎再造和產業鏈提升,確保供應鏈安全,也保障企業產品銷得出,同時最大限度擴大國內市場需求,培育新形勢下我國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的新優勢?!半p循環”互促,也利于粵港澳大灣區搶抓第四次產業革命帶來的新基建、新投資、新就業、新消費的經濟發展機遇。新基建為第四次產業革命構建基礎設施,包括構建各種類型智能終端、構建5G等通信基礎設施,構建城市大腦、行業大腦、國家大腦、數據存儲中心、超級計算設施等智能中樞設施。這些領域都是大灣區的優勢領域,發展好優勢和領先產業對于國家發展意義重大,也能夠發揮粵港澳大灣區作為中國經濟重要引擎的功能。同時,內循環的穩定有利于提升粵港澳大灣區參與外循環的競爭力,有利于保持經濟開放性與創新力。
  當前粵港澳大灣區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點領域
  以國內經濟循環為主,絕不意味著中國與世界隔離閉關運作,“雙循環”是在復雜國際環境下使國內經濟循環自我革新、將產業鏈供應鏈的完整性和安全性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的過程,也是迎接更高水平和能級開放的戰略準備過程。國內經濟大循環成為穩定發展的決定性因素,大灣區要在深化改革、擴大開放中走在全國前列,利用好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優勢,使國內和國際市場更聯通,推動中國經濟可持續發展。
  一是進一步探索大灣區“雙循環”相互促進所需要的制度創新。有效促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方方面面的規則對接,包括法律規則對接和制度創新、知識產權保護、勞動力流動、教育和醫療、商事制度、科創合作、專業資格互認、標準銜接等資源的融合與共享等。加快廣深雙核聯動發展,攜手共建“改革創新協同發展示范區”,推動制度創新共建、共享,促進協同聯動發展,積極推動深莞惠聯動、珠江口東西兩岸融合互動、廣佛“極點帶動”、廣清一體化,更好地帶動周邊城市發展。
  二是進一步升級國內國際雙循環業態發展模式。新冠肺炎疫情對國際貿易產品結構、區域結構與貿易形態帶來的影響將長期存在,粵港澳大灣區是中國對外經濟與貿易的主力軍,必須高度關注疫情發生后大灣區對外貿易的產品與區域結構的變化,尤其關注內地貨源產品占比與對外貿易各國比重的變化,加強物流路徑、產品創新方向、國際營銷網絡方面建設。加快貿易數字化和數字貿易發展,著力化解跨境電商存在的許多深層次障礙。增強應對全球貿易格局變化與規則重塑窗口期的主動性和積極性,推進外貿競爭優勢從以傳統價格優勢為主,向以技術、標準、質量、品牌、服務為核心的綜合競爭優勢轉變。
  三是積極應對國際產業鏈斷裂風險對“雙循環”帶來的挑戰。廣東應繼續發揮產業集群內部所涵蓋的分工經濟、規模經濟、范圍經濟和集聚經濟優勢,進一步降低產業鏈的生產成本和制度性交易成本,揚長避短,點、線、面全面發力,以產業鏈帶動企業和集群,全面提高大灣區產業鏈全球競爭力。以開放“補鏈”,建立更加廣闊安全的市場空間。堅持補短板鍛長板,激活大灣區產業增長潛力,在電子信息領域尤其是集成電路領域、5G領域、高端裝備領域,形成核心主導、全球資源、本土智慧的開放式發展戰略。
  四是補齊國內國際雙循環所需要的發展環境短板。補齊軟基礎設施短板,包括環保、公共衛生、養老健康、教育、防災減災、基礎設施等。大大提升大灣區“雙循環”的軟實力和競爭力,加快灣區經濟由傳統形態向服務經濟、創新經濟轉型升級。促進粵港澳大灣區人流、物流、資金流和信息流等資源要素加速流動,尤其是加快促進粵港澳創新要素流動,加快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和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的步伐。

 ?。ㄗ髡呦?font style='color:#000;background-color:#FFF;'>廣東省社會科學院財政金融研究所所長、港澳臺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